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汪海明 > 《黄金时代》为什么失败了

《黄金时代》为什么失败了

《黄金时代》失败了。这部投资7000万元的电影,国庆黄金档票房收入仅3100余万元,全部票房应当不会超过5000万元。联想到之前高调的宣传和操作,这一成绩让人无语。

有人辩解说,这是一部好电影,并没有失败。如果纯粹从电影本身来看,《黄金时代》或许是一部“好”电影,但它肯定是一部失败的电影——和“好电影”相对的是“烂”电影;“好”电影并不等于“成功”的电影——和“成功”的电影相对的是“失败”的电影。

拍电影有很多理由,也可以完全无视票房——宣传、捧角、洗钱、玩票、情怀……但这样一部有基金参与、宣传和操作都很高调、选择在国庆档期上映的影片,说不在意票房,就是在骗自己了。   

《黄金时代》的标签是“文艺片”,在中国语境中,和“商业片”相对。“文艺片”实际上是一个伪概念,因为电影本身就是一门艺术,没有必要再冠以“文艺”二字,它的更确切名称应当是“小众电影”。同理,“商业片”的确切名称应当是“大众电影”。

“文艺片”的特点是注重内心冲突,情节和经典的“大情节”叙事方式有显著不同,和大众的欣赏口味保持距离,因而票房常常。能欣赏这种片子的,以前叫“知识分子”,现在叫“文青”。这种观众不多,因而文艺片的票房不会太高——就连老谋子那样的号召力,《山楂树》之恋的票房也不过1.6亿元。

《黄金时代》从头到脚都是一部小众的电影,票房难以覆盖成本,在情理之中。

《黄金时代》由许鞍华执导,汤唯主演,前者被称“文艺教母”,后者有“文艺女神”的名声;讲述的是女作家萧红的事情。有人说,这是三个“女神”的电影。“文艺教母”“文艺女神”和“女作家”都不是坏词,许鞍华作为导演、汤唯作为演员和萧红作为作家的成就,有目共睹。但是,对电影票房来说,三位“女神”的组合并不是什么太好选择。

许鞍华拍片类型很多,但在大众眼里,依然是小众电影导演,《女人四十》《桃姐》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都是好电影,但依然是小众电影。

汤唯虽然有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的这样的高票房作品,但另一位男主角吴秀波的贡献更大,总体而言,她依然是位“文艺女神”。

知道萧红的人并不多,文学早就边缘化好多年了;萧红过去是、现在是、将来也是一个小众的作家;能够说出《呼兰河传》《生死场》这两个的名字的人,一只脚已经跨入“文青”的大门了;看过这两本书的人,并且能说出萧军、端木蕻良,甚至陆哲舜、汪恩甲的人,那就是专家的级别了。

曲高,和者必寡。

题材限制了这部电影的大众传播能力。所有的人都会认为神曲《命运交响曲》的水准超过了《最炫民族风 》《小苹果》这样的“神曲”,但无法否认后者的传播和受众,都远远超过了前者。

即使仅仅从观赏的角度来说,《黄金时代》3小时的长度,不断让剧中人面对镜头说话的探索性拍法,都在挑战观众的体验。 
 
    请记住:观众是不能挑战的,最多只能引导。

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分析,还可以说出更多的理由,比如说,档期有问题,细分市场做得不够……等等。

这原本只是常识。好玩的是,国庆假期前高调上线的“百发有戏”押错了宝。它通过百度搜索数据、新浪微博数据以及10年电影行业数据、同类电影数据等,票房预测2亿-2.3亿元。结果证明,这次大数据错了。

这或许是有基金的参与,或许是互联网营销的引入,或许只是想赌一把?最终,在众人的推动下,这部小众电影被推上了角逐国庆档期票房的残酷舞台。

拍电影有很多理由,宣传、捧角、洗钱、玩票、情怀等,都可以拍电影,也可以不理票房。这也很好。我希望这样的雷锋越来越多。

但大多数电影不可能如此。电影是一门艺术,也是一门生意。这是小生意(中国一年的电影票房不过二三百亿元,利润数十亿元,90%以上的片子亏本),但其中自有天地。
   
    大部分片子都是项目,赚钱是目的,至少是重要的目的。斩获尽可能多的票房,既是对投资人和电影人的褒奖,也是行业发展的动力和必然。

从生意的角度来说,小众电影的观众群虽少,但很稳定,如果细算成本与收益,依然是一门好生意。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,投资要跟票房挂钩,精确计算投入和产出。在目前的情况下,投入超过1000万元的小众电影,要么是“收入在别处”,要么就是情怀深重。

小众电影并非没有前途。小众电影也有成功的,如刁亦男的《白日焰火》,可以归类为“黑色电影”,也是一部小众电影。这部片子投资2000万元左右,票房超过1亿元,导演知名度和事业上升一个台阶,主演廖凡收获第6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,加冠“影帝”,可谓皆大欢喜。

就《黄金时代》来说,如果投入只是1000万元,而票房有5000万元,那依然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:投资人得到可观回报,电影人有工作可做,观众有新片甚至好片可看。

一个有利润的项目,才是有前途的项目,也才能延续投资者和艺术家的生命;一个有利润的行业,才是正常的行业,也才能行之久远。

推荐 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