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汪海明 > 别闹,你们现在还堵不住吃狗肉的嘴

别闹,你们现在还堵不住吃狗肉的嘴

近几年,每到玉林的“狗肉节”开吃狗肉前后,总有一些声音要取消这个节日,包括一些明星。有些人还采取了实际行动,到当地保护可怜的狗。

官方应当是感受到了压力。它声称并没有这个节日,也不想推动这个节日。官方的意思是,这个“节日”只是当地商人的一个促销办法,跟“光棍节”的意思差不多。看来当地官方是要脸的,也不想惹事,它不希望自己看起来像个吃狗肉的野蛮人。

商家也感受到了压力。有的店将名称中的“狗”遮住了。这太可笑了,让人想起“欲盖弥张”这个成语。 这些屠狗者,可能正在遭遇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大挑战。他们面临的压力实在太大了。 “屠狗者”的名声似乎从未像今天这样狼藉。

要知道,吃狗肉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民的固有习惯(好熟悉的句子!),虽然并不是全体中国人民;屠狗者的名声也并不差。

比如说,江苏沛县人樊哙,就是一个屠狗者。这位大汉朝的开国大将军,在著名的鸿门宴中露了大脸,吃生肉,喝大酒,连西楚霸王也不敢小看,最后还救出了后来的皇上刘三。这应当是最著名的屠狗者吧?

明代诗人曹学佺,更是说了一句著名的话,“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”。这句话的认同度很高。今人林行止还写过一篇《“仗义每多屠狗辈”的经济学原理》,对此做了理论上的解读。

屠狗者的好日子,可能是从宠物狗渐成气候时结束的。

很多政治人物喜欢整条狗,比如说,希特勒家的纯种德国牧羊犬布隆迪,丘吉尔家的鬈毛狗鲁弗斯,布什家的狗巴尼和比兹利,奥巴马家的葡萄牙水猎犬波……这些狗很多时候蛮抢镜的。估计这些政治人物都不吃狗肉吧。

普通人也不能落后啊。当年,歌手何勇曾经困惑过:交个女朋友,还是养条狗?现在看来,这两件事其实并不矛盾,也不用选择:既交女(男)朋友,也养条狗就是了。我曾经问过一个养狗的朋友:为什么要养狗?在我看来,养狗很麻烦,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来照顾。他的回答是:狗比人类可爱多了,不用防范它,它也不会害你,对你永远依恋。

相处久了,产生依恋,依恋之后,就是感情。感情至深,就是爱。或许正是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,养狗的队伍在扩大。宠物对有些人来说,是家庭的成员,是心理的慰藉。生养死葬,是寻常事。

狗是从属于人类的,伴随着人类的行为,狗的身份变迁或分三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是狼。这个时候它们是危险的敌人,当然可以吃;第二个阶段是狗,这个时候它们是人类的帮手,是马、牛、羊、猪、狗、鸡这“六畜”之一,有人吃,有人不吃;第三个阶段是宠物,它们是人类精神的慰藉,很多人反对吃狗肉。从第一个阶段到第三个阶段,狗的特点,从凶猛的野兽,变成了身活不能自理的宠物狗;狗的身份,也从人类的敌人,登堂入室,直至抵达卧榻,与人类亲密接触,变成“人类最好的朋友”。

自从成了“人类最好的朋友”,吃狗肉就不再那么名正言顺了。反对吃狗肉的声音,也越来越大。

细究起来,反对者的理由并不那么让人信服。

最常见的理由是,狗是人类的朋友,所以不能吃。这话对养宠物的人来说,是不需证明的公理。但是,对于不养宠物的人来说,这一说法并不成立。比如,有些人养猫,他们可能认为猫才是。以此类推,羊也是,牛也有理直气壮的理由。

还有一个理由是,吃狗肉太残忍。这话听起来有一定的道理。吃狗肉要杀狗,狗狗临死前无助的眼神,被屠杀前的痛苦哀号,再加上之后的剥皮、开膛、分割……唉呀,太残忍了! 但实际上,在大多数中国人的饮食结构中,肉食不可缺少。猪、牛、羊、马、鸡、鸭、鱼……在进入人的嘴之前,都在经历一个被宰杀的过程,血肉横飞、开肠破肚、水煮火烤之类,在所难免。残忍吗?当然。之所以反对的声音没那么大,除了习以为常,对这些动物的感情没有那么深之外,没有亲眼所见,"眼不见为净”是重要的原因。但没有看见不等于不存在。如果只看到杀狗时的残忍,没有看到杀其他动物时的残忍,确实有违“众生平等”的理念。

反对吃狗者能拿得出手的理由,可能就剩“野蛮”了。是的,没有人希望自己是个野蛮人。反对吃狗的人,这才是你们努力的方向。

吃狗者和反对吃狗者,处在两个频道,一个认为狗只不过是人类的“六畜”之一,另一个把狗看过宠物。这是双方分歧的根源。 不消除这个根源,对立不会消失。

在我看来,很多人之所以反对吃狗肉,只不过是把对宠物的感情,扩大到全体犬类。但是,犬类的品种不少,有一般人所见的宠物,更有中华田园犬(名字叫得很霸气,民间俗称土狗)和其他的肉狗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肉狗养殖也是一个产品,而且规模可观。

另外,中国的“动物保护”理念刚刚起步,还仅停留在保护珍稀的野生动物的阶段,还没有扩大到狗这样的寻常可见之动物;至于“动物权利”“动物福利”,更是超前了。

吃不吃狗肉,共识很重要。没有社会共识,就不会广泛的认同和行动。至少在目前,是堵不住那些吃狗肉的嘴的。

看来,要堵住吃狗肉者的嘴,任重而道远啊。

我养过狗,不是宠物,是那种看家的中华田园犬。后来,它被人偷走了,估计成了某些人的盘中餐吧。

我也吃过狗肉。那是好些年前,在著名的花江狗肉店。狗肉端上来,呈红黑色,看起来不太好——难怪有“狗肉上不了席”的说法。入口觉得纤维略粗,不好吃。这之后再没有吃过了。

和吃狗肉相比,我更关心的是城市里的宠物狗问题。 就在刚才,我在小区里走的时候,就看见一个人带着自己的狗儿子遛。在一棵小树的根部,这位汪星人排下液体,还拉了一堆……shit!

 
推荐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