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汪海明 > 文字杀手(三)

文字杀手(三)

文字杀手的第三种类型,就是各种粗制滥造的辞书。

众所周知,由于辞书的工具性质,决定了它常常是各种相关纷争的最终解决之处。比如说,有个人跟你争论一个词语的意思,你只要把一本辞典往他面前一扔:“看看!”基本上人家就闭嘴了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辞书是很多知识与问题的“法律”,起到的是定纷止争的作用。

正因为如此,有点追求的人都想编本辞书,但最后大多数都放弃了。原因很简单:太难了!有一个搞语言的人,叫斯卡利格,欧洲人,他说过一句著名的话:“十恶不赦的罪犯既不应处决,也不应判强制劳动,而应判去编辞典,因为这种工作包含了一切折磨和痛苦。”这自然是玩笑话,因为编辞典是需要知识和能力的,十恶不赦的罪犯未必有。他只是在说辞书编纂之难。

要不说中国人牛呢,外国人看来“难于上青天”的事,中国人来个“大跃进”就全部搞定了,而且,一点儿都不难。不说“文革”时期由“工人农民知识分子”的超级组合编写的各种“辞书”吧,小孩子过家家的胡闹,说起来意思不大。有媒体报道称,中国1949年至1979年共出版辞书890种,改革开放至今约计8000种。尤其是在1990年之后,出书速度之快,数量之巨,达到空前规模。近十年来辞书出版总量,已经超过历史上2000年辞书出版的总和。

看起来,形势是一片大好,不是小好,大有“一天顶一百年“的劲头儿。只是,纸张好得能糊婚房、厚得能砸死人的各种辞书,有几种是拿得出手的?好在很多人“喜欢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掏钱吧”,商业的力量,再加上政府有意无意的介入,辞书难免热得烫手,自然,也烂得惊人。

提起辞书出版,有一个人不能不提,此人姓王名同亿,早年前曾官居全国政协委员、海南出版社社长。统计显示,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里,王主编一口气主编、自编出版了25部词典,共计1.7亿字。这样算起来,其“年产量”是1700万字,“日产量”是49315字。以我的经验来看,这等成绩,必是由草台班子才能完成,才能如此有效率。以前夸人有水准,喜欢用“著作等身”这个词。看看人家王社长,即使长得像姚明那么高,也早就“等身”了。在几乎人人喊打的情况下,王主编消停了几年,但2001年,三部冠以“新世纪”名称的现代汉语词典,又随着“王同亿重现江湖,新词典一鸣惊人”而上市。在“市场化”的操作下,不到半年就连印五次,销售达15万册之多。   

王主编的辞书,都是些什么内容?质量如何?

从内容上看,王主编算得上一位博古通今的百科全书式人物,这从他主编的辞书名称就可以看出来:《新编新华字典》《中华字典》《新概念英语单词速记法》《语言大典》《俄汉科技词汇大全》……

内容又如何?有那较真的人,从王主编的《语言大典》中挑出一些词来供大家鉴赏。好在网络的容量是无限的,我这篇东西又太短,索性转贴一下供大家学习一下:
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