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汪海明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三月
2009年03月30日 16:08

文字杀手(三)

文字杀手的第三种类型,就是各种粗制滥造的辞书。

众所周知,由于辞书的工具性质,决定了它常常是各种相关纷争的最终解决之处。比如说,有个人跟你争论一个词语的意思,你只要把一本辞典往他面前一扔:“看看!”基本上人家就闭嘴了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辞书是很多知识与问题的“法律”,起到的是定纷止争的作用。

正因为如此,有点追求的人都想编本辞书,但最后大多数都放弃了。原因很简单:太难了!有一个搞语言的人,叫斯卡利格,欧洲人,他说过一句著名的话:“十恶不赦的罪犯既不应处决,也不应判强制劳动,而应判去编辞典,因为这种工作包含了一切折磨和痛苦。”这自然是玩笑话,因为编辞典是需要知识和能力的,十恶不赦的罪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9日 21:10

文字杀手(二)

上一篇说了一种文字杀手,今天说第二种。

正如骑手常常会爱上自己的战马,百步穿杨的射手对手中的弓箭格外看重,赛车手对自己的座驾有特殊的感情,吃文字这碗饭的人,大都对文字有一种特殊的洁癖,看到错误的用法,常会产生莫名的愤怒感。更极端的人甚想靠文字来引领和净化灵魂。但也有另外一种人,对文字不说是敬畏,连缺乏起码的尊重都做不到,靠玩弄文字游戏来达到一己之私甚做恶。这样的人,也是一种文字杀手。

对这种把戏,每一个中国人都不陌生。

比如说,你去买一套房子,先得交一部分“ding jin”——“定金”还是“订金”?如果在收据上写的是“定金”,那你可得小心了。因为如果你过一阵子不打算买了,“定金”是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7日 18:01

文字杀手(一)

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是侃爷。因为工作的关系,常常在午夜打车回家,夜深人静,昏昏欲睡中常常能听到侃爷们白话。常侃的话题,就是马路杀手。侃爷们天天扫马路,其他的司机自然没有一个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。在他们眼里,其他司机都是些二把刀的驾校出来的二把刀手艺。登高放眼一看,路上都是些马路杀手!最可怕者,就是“女魔头”(女性、磨合、头一次上路),那可真是“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”,堪称“杀手中的杀手”……

作为一个中文系毕业的人,我喜欢联想。这不,从马路杀手联想到了文字杀手。马路杀手很多,文字杀手也不少。

何谓文字杀手?概而言之,就是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,将文字的本来面目遮住乃至篡改者。

文字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08日 08:57

越搜越傻?

京城俗语中,“四大傻”的版本一直在与时俱进。前些日子看到的一个版本中,就有一傻:“相信什么问题都可以找百度的”。这让我多少有点不爽,因为我在遇到问题,或者不确定时,总是习惯性地上网搜索一下,有时候用的是百度,有时候是谷歌。据我所知,这样的“傻子”还真不少。有一个朋友就曾经在网上搜索过“如何洗奶瓶”这样的问题,并得到了满意的答案。

这怎么就被归入“四大傻”了呢?细细想来,原因其实也不复杂。

首先是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不一定都对。搜索的结果,就百度而言,排在前几位的,可能是广告,甚至可能是一些虚假广告。2008年百度被骂得狗血喷头的原因之一,就在于此。另外,即使是不计广告,搜索的结果也不一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06日 20:39

废话连篇

数年前,我曾经采访过一位满嘴跑火车的先生。从坐下来的那一刻起,他就一直说个不停。我几次想打断他的话,提出自己想知道答案的问题,结果是:“别打断我,听我把话说完……”于是,整个下午,我只能在他的唇齿闭合中埋头品茶。等到第五次踏入洗手间的时候,我决定离开了。回去整理录音的时候,才发现,去掉寒暄、咳嗽和打哈哈,所得文字1万余。再定睛细看,能用到稿子中去的,不过区区数十字,其余尽是废话。

媒体的码字师傅可能都有过类似的体会。采访的人中,真正字斟句酌、字字珠矶的人不是没有,但少之又少,大部分是些废话连篇的主儿,口中都似建有一座三峡水库。

不过,且慢嘲笑,我们每一个人不都是如此吗?

我们每......

阅读全文>>